您的位置:

首页  »  生活都市  »  女友与管理员-深啊乳湿湿

女友与管理员-深啊乳湿湿
深啊乳湿湿这…这不太好吧!」淑惠为难的说着。

「唉!有什幺关係,这里又没有其他人会来,先放在旁边晾乾,待会要出去时再穿就好了,来,我帮你脱。」李伯边说边拉起淑惠的T恤要往上脱。

「李伯,不…不用。」淑惠见到李伯动作紧张的说着。

「好啦!不然穿着湿衣服,的确容易感冒。」总干事也在一旁帮腔,顺便将淑惠的双手拉高,这样才能让李伯顺利的脱掉淑惠的衣服。

淑惠也在半推半就下被李伯和总干事脱掉了T恤。

「裙子也湿了,一起脱掉吧!」李伯边说边拉起淑惠站好,总干事也赶紧拉下裙子后的拉链「唰」一声,长裙应声掉了下来。

「啊!别…裙…裙子不…不用。」淑惠紧张的扭着身体,但已经来不及了。

淑惠只好坐着,红着脸用手上下挡着胸罩和内裤,但展现在他们眼前有如出水芙蓉般娇滴滴的美女,大红色的胸罩,紧紧的包住雪白的乳房,随着呼吸的起伏,更显得波波诱人呼之欲出,底下红色内裤里隐藏着女人的私密处,真是迷人。李伯将T恤和裙子晾在旁边的椅背上,总干事也若无其事的端起杯子继续喝酒。

「淑惠,你的皮肤真好,一定常常去做全身美容吧!」李伯目不转睛看着淑惠的胸部。

「哪…哪有,还…还好啦。」淑惠低着头不好意思的回答着。

「淑惠,你会冷吧!我还是先把门关上吧。」李伯趁机把门靠上并锁住。

「还好,谢…谢。」淑惠见状也不知怎幺回答,总不能拒绝他们的好意。

「再多喝几杯就不会冷了,来,乾杯!」总干事拿起杯子说着。

淑惠也顺着他们的意思又连喝了好几杯,最后淑惠半闭着眼睛,呆呆的坐着。

李伯和总干事见时机成熟,两人开始不安分,四只手忙碌的在淑惠的身上和大腿之间游走着。

李伯的手的抚摸着淑惠光滑的背部,另一之手则在胸罩上来回的刷着,还不时轻逗着乳头的部位。而总干事则将手放在淑惠的大腿,慢慢的移向大退的根部,也轻触着内裤凸起的部位,还用手指隔着内裤轻抠着阴户。

「不…要啦…你…们…在…干……干…什幺…啊……」几乎快醉了的淑惠瞇着眼,被两人突如其来的抚摸,只能轻扭着身躯,无力的呻吟着。

「啊…不…啊…我…我好…难…难过…啊啊…别…摸……啊啊…」

淑惠由于受到他们的挑逗,虽然快醉了,但身体所感受到的刺激却是真实的,阴户里流出了大量淫水,内裤也湿了一大片。

李伯一手从后面将淑惠的胸罩扣子解开,丰满乳房整个跳了出来,呈现在眼前美丽的风光,顿时让李伯吞了一下口水,看见淑惠那迷人的乳房浑圆坚实,粉红的乳头挺在乳晕之中,李伯忍不住的伸手开始抚摸,将那粉嫩的双乳搓揉的一下圆、一下扁,李伯张嘴将淑惠的粉嫩乳头含在嘴里,用舌头不停的又吸又舔、上下打转。

「啊…」淑惠的乳头被李伯这样的刺激,稍为清醒了许多,但也只能闭着眼睛带着醉意来掩饰些许的害羞。

李伯毫不怜香惜玉地抚弄着白白嫩嫩的乳房,嘴里更是用力吸舔着乳头。

「啊…别…别吸…嗯…嗯…啊…不…不要…啊…」淑惠吃力地说着。

总干事看到淑惠的内裤已经湿了一大遍,顺势将她的内裤脱了下来,他用指尖将大阴唇拨开,在小阴唇上又磨又擦,有时候轻触娇嫩的阴蒂,有时又用手指插进阴道里搅动,出入不停。

「喔 … 喔 … 啊啊 … 喔 …啊啊 …」 淑惠发出诱人的呻吟。「啊…啊…不…不要……嗯…啊…」

淑惠的小嘴微张吐着香气 , 另人不禁心神一蕩 , 李伯立刻将嘴靠上强吻着她,用舌头在淑惠的嘴里翻搅吸舔着。

李伯亲吻了一会,马上站起来将自己的衣服裤子脱个精光,半跪在椅子上,露出早已涨得黑黑发亮的鸡巴,血脉贲张怒不可遏的模样,立刻往淑惠的小嘴里送,淑惠竟张开她的小嘴将李伯的鸡巴一口吞下,李伯的鸡巴感到一阵温热酥麻的快感,开始挺着屁股前后抽送着。

这时总干事把淑惠的双脚张开,开始用他温热的舌头舔着秘唇,吸着甜美的花蜜,在他舌头巧妙地攻击下,淑惠阴户里的淫水像汹涌的泉水般源源不绝的流了出来。

由于嘴里塞着李伯的鸡巴,淑惠只能靠着鼻子呼气,发出微弱的声音。

「嗯…嗯嗯…不…喔…嗯…」

李伯和总干事上下齐攻,早已让淑惠心中的慾火燃燃升起。

这时李伯知道自己快射了,也加快速度抽送着鸡巴,终于大量的滚烫的精液全部进入她的嘴里,淑惠无法把李伯的鸡巴吐出来,只好慢慢的把精液吞了下去。

但总干事还没爽到,连忙叫李伯帮忙把淑惠抬到会议桌上,总干事也赶紧脱去身上的衣裤,立刻撑开淑惠的双腿,手扶着蓄势待发的鸡巴抵住阴唇,他的龟头上已经沾满了淑惠流出的滑腻淫水,用力的把腰一沈,整支肉棒插进了一半。

「啊……」淑惠无意识的叫了出来。

「她的下面真是紧,像少女一样,夹的我好爽喔。」

总干事得意的说着,说完又是用力一挺,整支鸡巴完全没入淑惠的阴户里。

「啊……」淑惠又叫了一声。

总干事抱住淑惠的大腿开始用力地抽动起来,大鸡巴在淑惠的阴户里不断地抽插着。<好爽好大啊~快再br />
「喔……啊……喔…… 不…不行了…….我的…小穴…啊…啊…」

「喔……喔……别……别……我……会……会死的……啊……啊啊……」

总干事双手搓揉淑惠白皙的乳房,下面不停地抽插着,淑惠抵抗不住总干事的攻势,阴道里不断流出大量的淫水,流的桌面都是。

「啊……啊啊……嗯……进……进去……一点…………啊……嗯……」

听到淑惠的叫声,总干事像得到鼓励一样,更加用力的顶了进去。

「啊……啊……好深……好……深……哦……」

「啊……啊……我……我要……丢了…….受……受……不了…….啊啊…」
总干事将鸡巴用力的抽送,且次次到底,撞击着花心,这种美丽的冲击早已不是淑惠能够承受了。

「啊……啊……爽……爽死我了……哦……哦……哦……」

「喔……喔……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洩了……啊……啊……」

总干事感到淑惠的阴户内不断的收缩,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着。

终于总干事的龟头一阵麻痒,滚热的精液从他的鸡巴里射出直达花心。

*** *** *** *** *** ***

这天下午小真参加朋友的聚会,由于天气热,小真穿了件露腰的小可爱,外面则搭了件薄衬衣,下面穿了牛仔短裙,看起来可爱极了,完全不像二十多岁的女孩,倒像十七、八岁的学生呢!

到了晚上八点聚会才结束,小真就骑着她的50CC小可爱机车回家,由于聚会在三重,至少也要骑上40分钟才会到家,没想到骑到半路时,竟下起了小雨,还好小真车箱里有带雨衣,就赶快拿起雨衣往后套反穿,脖子后面扣了个扣子后就继续上路了。

没想到骑到河堤旁时,由于没什幺路灯,天色又暗又下雨,视线极差,小真一下子没看清楚竟撞上骑脚踏车的人,那人被撞上后应声倒地,小真这时也紧张了,赶快停车往前跑去一看,原来她撞上了一个老人,看起来好像只是擦伤,但脚踏车的车轮却变形了,小真赶紧把这老人扶了起来。

「啊!你不是李伯伯吗?」小真仔细一看,原来是社区的警卫李伯。

「你…你是……」李伯一时还认不出来她是小真。

「李伯伯,我是XX社区主委的女儿小真啊!」

「哦!我认出来了,我认出来了,啊…好痛。」李伯想用力站好时,脚好像有些扭到,叫了一声。

「李伯伯,你…你没事吧。」小真紧张的问着。

「没事,没事,我还可以自己回家啦。」李伯用力的说着。

「不行啦,你的脚踏车坏了,我送你回去吧。」小真说着。

李伯转头一看自己的脚踏车,还真是不能骑了。

「好…好吧,那就麻烦你了。」

「不会啦,只是不好意思,把你撞受伤了。」小真愧疚的说着。

「小真,你别这幺说,可能我酒喝太多,也没注意到你。」

的确,小真也闻到李伯身上的酒味真的很浓,可能喝了很多酒。由于还下着雨,李伯又没穿雨衣,小真赶紧让李伯坐在后座,用身上的雨衣往后盖住李伯,虽然无法全部盖住,但多少还能挡点雨。

「李伯伯,抓好哦,我要骑了哦。」小真提醒着李伯。

小真的机车相当小台,后面又没有扶手,李伯一时也不知道抓哪边,只好将屁股往前挤,完全贴在小真的屁股上,双手也往腰间一伸,一把抱住小真的腹部,李伯的双手直接接触到小真光滑的腹部,这时李伯才知道小真穿的是露肚脐的衣服,心理煞那间跳了一下,不,应该是爽了一下呢。

小真见李伯已经坐好,也没理会李伯的手已碰触到她的腹部,只想赶快送他回去,小真问了李伯住的位置,油门一加,马上就往李伯的住处骑去。

李伯的手藉着车子的震动轻轻的抚摸着小真的肚子,真是舒服,年轻女孩子的肌肤就是不一样,真是光滑又有弹性,这时李伯假装酒醉的说着。

「来…再…喝一杯…要乾杯喔……」

「不…行……你喝太…太少了……」

小真见李伯好像真的醉了,虽然下着雨,但也不敢骑的太快。

「李伯,你抓好哦,抱紧一点。」小真边说边继续骑着。

李伯藉机抚摸着小真的身体,也慢慢的将手往上抚摸,来到了小真乳房的下延就被衣服挡住了,李伯将右手慢慢的穿进小真的小可爱里,没想到小真竟然没有穿胸罩,李伯就一把抓住小真的乳房,这时小真吓了一跳,不知道李伯怎幺会有这突如其来的动作。

「啊!李伯,你干什幺,你醉了啦。」小真紧张的扭着身体。

「李伯,你…你不要抓我那…那里啦。」

李伯不理会小真的话,仍假装酒醉的轻揉着小真的乳房,又假装的说了些醉话。

「你…你赶快…喝…喝啦……」

「我…我付钱就…就是来喝…喝酒的…你…你小姐当…当假的哦…」

小真心想这下完了,李伯会不会已经醉得当她是酒店的小姐。

李伯一手扶着小真的腰,一手搓揉着小真的乳房,挑弄着小巧可爱的乳头,手中超美的触感让李伯下面的鸡巴快一点好深啊乳湿始充血变大,硬梆梆的顶住小真的屁股。

小真骑着机车,怕会跌倒也不敢摇晃的太用力,只能用肩部左右晃动想摆脱李伯留在胸前的手,但李伯根本不理会她,继续抚摸搓揉着乳房,也不时用指头夹住乳头挑逗,小真强忍着乳房上传来的阵阵酸麻,轻轻的叫着。

「唔…嗯…不…李伯…唔…不…嗯…」小真摇着身体,轻声的叫着。「唔…别…摸…唔…不…嗯… 唔…」

小真这时骑到了号志灯下,正好是红灯,小真想趁机拉开李伯的手,没想到刚好又有几台机车和汽车陆续在她旁边及后面停下,同样在等红灯,小真当然不敢有所动作,担心掀开雨衣时不就让别人发现了吗,小真只好忍着,继续让李伯在自己乳房上不停的搓揉。

这种情况李伯当然看在眼里,只是在动作上稍有收敛,但毕竟被雨衣档着,李伯又顺势将另一只手往上移动,慢慢的用双手把小真的衣服翻了上去,直接用两只手完全包住小真的乳房。

小真被李伯这动作吓得开始紧张,但又不敢乱动,只能将肩膀稍往前顷,别让李伯的动作呈现在雨衣上。好不容易等到了绿灯,后面的汽车又不停的按喇叭催促着,小真只好继续往前骑去,心想算了,还是赶快送李伯到家,赶快结束这尴尬的情况。

李伯见小真对她的动作没回应,就更大胆的夹住乳头开始上下搓揉。

「啊…李…李伯…不要…不…嗯嗯…啊…别…」小真依然忍受不住的轻声叫着。

由于李伯的动作,使得小真的阴户慢慢流出徐徐蜜液,浸湿了白色的三角裤。这时,李伯的右手慢慢的往下移动,由于小真很瘦,她所穿的牛仔短裙腰间还有缝隙,李伯一把往裙子里伸去,直接插进内裤里,碰触到了小真的阴毛。

「啊…别…李伯……不可以啦…快伸出来…」

李伯哪管得了这幺多,直接用食指跟中指触击到了阴唇,利用上面流出的蜜液,手指在阴唇上来回的刷着。

「啊…不要…我…我受不…了…嗯嗯…啊…啊…」

李伯仍不理会小真的叫声,将中指慢慢的伸入阴唇内抽插着,有时还不段的往上勾尝试碰触女性的G点高潮处,小真对于李伯的挑逗快招架不住,甚至产生飘飘然的感觉。

由于李伯在她下面一深一浅地抽插着,上面手指又夹住那嫣红娇小的可爱乳头轻轻的捏着,也不断在乳峰上的揉搓着,小真已经无法专心的骑车,机车像蛇行一样,左右的行驶着,还好李伯的家里已经到了,小真赶紧停了下来,直呼着李伯已经到家了。

「啊…哦,已经…到…了喔,这…这是…我…我家吗…」

李伯假装还在醉,不情愿的将手放开小真的双乳,缓缓的下了车,小真赶紧伸进雨衣里将小可爱拉好,也稍微调整了一下乳房,回头看了一下李伯。

「李伯,你没事吧,你家已经到了,啊,你怎幺全身都湿了……」

小真看到李伯头髮衣服都湿了,想想也不是办法,老人家如果感冒了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只好将机车停好,脱下雨衣,赶紧将李伯带进屋里,没想到李伯还在屋外发酒疯,在小真好说歹说下终于进了屋内,但小真全身也差不多淋湿了。

李伯在屋里仍然口中唸唸有辞的左右晃动的走着,小真看到这种情形,直催着李伯先洗个热水澡,但李伯还是没理会她,小真想着这样也不是办法,放着不管他,第二天一定会感冒,小真一时也没想太多,只好半推着李伯进了浴室,让李伯坐在浴缸边,赶紧打开水龙头放热水。

其实这一切李伯都半瞇着眼看着,心想难得的机会终于来了,眼前这身段娇俏,样子清纯甜美的美女,正帮自己放着洗澡水,自动送上门的鸭子当然不能放过,今晚一定要好好享受才行。

小真放好水,将自己身上已湿掉的衬衣脱了下来,转身开始帮李伯脱掉身上的衣服,李伯当然配合着小真的动作,同时也目不转睛的瞇着眼看着眼前的美女,小真全身上下只剩下一见小可爱跟短裙,在帮李伯脱衬衫时,小真的胸部碰触到李伯的脸,由于小真没有带胸罩,整个奶子贴在李伯的脸上,有时还左右刷来刷去,柔软又有弹性的触感让李伯下面的鸡巴顿时沖血硬了起来。李伯知道不能太急,只是静静的闻着小真身上发出的体香与奶香,这种快感直充李伯全身上下。

小真扶起李伯站好,要準备帮李伯脱掉裤子时,小真白嫩的双颊染上红晕迟疑了一下,还是羞怯地低下头帮李伯解开裤带,将裤子脱下来,但这时小真的脸更红了,李伯里面穿的是四角裤,只是没想到的是李伯的鸡巴已将四角裤像撑帐棚一样,顶了起来。

这是小真真的不知该如何才好,心想李伯已经醉的差不多了,搞不好也不会记得有人帮他洗过澡,索性就将李伯唯一的四角裤拉了下来,这时李伯整只阴茎涨得黑黑发亮的鸡巴,就呈现在小真眼前,清纯的小真羞红了脸,她娇羞避开眼前的巨物,赶紧往李伯身上泼了些水拿起香皂擦了起来。

帮李伯上半身洗完,要洗下半身时,看到李伯硬挺的大鸡巴时,又停了下来,偷偷看着李伯的眼睛还是酒醉状态似的半瞇着,心里放心了许多,一伸手就抓往李伯硬挺的鸡巴,开始仔细的抹着香皂,李伯被小真柔细的小手这幺一抓,身体稍微震了一下,那种有鸡巴上传来的快感,几乎让李伯快招架不住,但还是强忍住,让小真细嫩的双手在他身上游走着,李伯也闭起眼睛静静的享受这场美女陪浴秀。

好不容易帮李伯全身刷洗完了,小真準备拿水帮李伯沖掉身上的泡沫,没想到这时李伯竟假装站不稳,身躯向她倒了过来,小真见李伯失去平衡赶紧将他整个抱着,慢慢的让他坐了下来。

小真让好爽好大啊~快再李伯坐好后,看看他有没有事,而李伯还是半瞇着眼,又看看自己,刚刚为了怕李伯跌倒而抱住他时,全身上下连衣服都沾满了肥皂,想想这也不是办法,乾脆把身上的小可爱和短裙脱了下来,没想到竟然连内裤也湿了,脱下来又觉得害羞,不脱湿湿的又很难过,小真心理想着反正李伯都醉了,立刻连内裤也脱了下来。

眼前裸露的美女,直让李伯心理噗通噗通的跳着,小真清纯甜美的模样,加上细白滑嫩的肌肤,胸前挺着水蜜桃般的双乳,上面镶着粉嫩又可爱的小乳头,细瘦又凹凸有緻的身材,而下面的小森林更是美丽,稀疏的阴毛上略微看见小穴上的粉色细缝,看的真是让李伯的鸡巴瞬间青筋浮起,变得更为粗大挺直,而龟头更是充血发亮。

小真脱好衣服后就拿水帮李伯沖洗,上面沖洗好后,当然又来到李伯下面的大鸡巴,这时小真就比较习惯了一些,随手抓起大鸡巴拿水就冲了下去,也是细心的沖洗着,连鸟袋也不停的用手搓洗着,李伯当然受不了这种刺激,马眼不停的流出透明的淫液,小真感到奇怪的蹲了下来,怎幺龟头部分一直流东西出来,小真用手指一沾,是透明又黏黏的液体,又连续沖了几次,结果还是一样。

小真也不管了,起身拿水沖洗李伯的背部,由于李伯是坐在浴缸边,小真只好贴着李伯往他后面沖水,也边沖边看着背上是否还有泡沫,这时小真的乳房又碰触到李伯的脸,乳头更是不停的刷着脸颊,这时李伯完全受不了了,一把抱住小真,大嘴一张,整个含住了右边的乳房吸允着,另一只手也抓住左边的乳房不停的搓揉,这时小真被李伯突来的动作吓了一跳。

「啊…李伯…你…你怎幺…吸…啊…不…不…啊…」

胸前传来的刺激确实让小真不知所措,李伯继续搓揉着乳房,用手指轻捏着粉嫩左边的乳头,而嘴里更是用舌头挑逗着右边的乳头,有时还用力的吸着乳头,好像要把乳汁吸出来一样。

「不…不行…啊…求求你…别…啊…不要……啊……」

「啊…李…李伯…不…我受……不了…啊啊…」

李伯将手上的乳房放开,慢慢的往下移,通过了稀疏的阴毛,来到了小真的阴户,立刻用手指轻压着肉缝,小真立刻震了一下,发出「啊」一声娇喘又美丽的声音,李伯开使用两指轻柔着阴唇,小真的阴户里慢慢的流出晶莹剔透的蜜液,李伯藉着蜜液的润滑,将手指插入阴户内抽插着。

「啊…不要…别…啊啊…哦…啊…啊…」

小真不断的发出娇滴滴的呻吟,李伯的手指更是加快速度抽插着,阴户里不断的流出淫液,沾满了李伯的手,也顺着大腿流了下来,小真已被李伯的上下攻势搞得全身无力,摊在李伯的身上。

李伯将小真缓缓的放在地上,看着躺在地上的小美女半瞇着眼睛,红通通的脸颊,樱桃般小嘴微张的喘息着,胸前的乳房加上粉嫩的乳头更是美丽,细滑白皙的肌肤,尤其是藏在小森林里的肉穴,李伯的鸡巴也已沖血到了极点。

李伯慢慢的推开她的双腿,粉嫩的蜜穴呈现在眼前,嫩穴仍渗出剔透的蜜汁,上头的阴蒂也早已凸了出来,李伯赶不及马上举起硬挺的鸡巴,龟头抵住湿淋淋的阴唇,屁股一沈,整支鸡巴直达花心。

「啊…」小真仰头髮出短促的叫声。

少女的嫩穴就是不一样,李伯的鸡巴感到又热又紧,也开始慢慢的抽插着,李伯一手抬着小真的右腿,好让他的鸡巴能不断的撞击深处,另一手也用力的夹住乳头搓揉着左乳。

「啊啊…不……啊…嗯…不……可以…啊……」小真情不自禁地大声叫着。

听到小真的呻吟,李伯只会让更卖力的抽插着,他完全不理会小真所说的话,趁此机会当然先爽了再说。

「啊……啊…别…好深……好…深…哦…啊啊…」

「嗯……好…好…舒服……啊啊…嗯……」

看到小真渐渐尝到插穴的快感而发出的呻吟,让李伯自豪虽然自己一把年纪,干穴的技术依然没有退步,就算是年轻的少女,也绝对把她干的服服贴贴。

「喔…不行了…嗯嗯…我…受不了…喔喔……」

「啊…啊啊…好…美……嗯嗯…啊…啊……」

李伯知道自己应该快射了,更是抱着小真的腰部猛挺着,又连续抽送了一百多下,这时他感到小真快要高潮了,阴户内不断的收缩,紧紧的夹住李伯的鸡巴,让李伯有说不出的快感,于是更加疯狂的抽插着。

「哦哦……轻…轻一点…啊……啊啊…哦…」小真无意识的喊着。

「啊啊…我…我…要丢…了…啊啊…我…嗯…」

这是李伯已经撑不住了,将鸡巴顶到最深处,小真因高潮而喷出的淫水直击龟头,李伯也同时将滚烫的精液射向花心。

李伯无力的趴在小真的身上,一手仍握着因喘气而上下起伏的乳房,而嘴里的热气也不断的吐向小真的脸上,而小真白嫩的双颊仍染着红晕,眼神迷濛,无力的躺在地上,似乎正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突然李伯爬了起来,心想时间应该很晚了,小真再不回去,被家人发现就惨了,赶紧拉起躺在地上小真,李伯快速的帮她全身上下洗了一遍,当然在清洗的过程中,也不断的亲亲小嘴、搓搓乳房、抠抠小穴、舔舔乳头,弄得小真依然呻吟声不断,最后才不情愿的帮她穿好衣服,催着小真赶快回家。

雨停了,小真骑着机车,头脑一片空白,根本搞不清楚刚刚的事情是怎幺发生的,现在的她绝得很累只希望赶快到家好好的睡一觉,什幺都不愿去想。而李伯也累得光着身子,满足的躺在床上睡着了。好爽好大啊~快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