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校园  »  我是良家-片在一线观

我是良家-片在一线观
片在一线观说了,老公的死党、铁哥们,在被家里经济封锁的日子里还在我们家借助一段时
间,孙磊则不同,我们并不熟悉,知道他和老公经常在一起喝酒,还和露露有过
一段恋情,最终被露露父亲坚决反对给拆散了,至于原因幺,露露的父亲是孙磊
的直属领导,孙磊为了孝敬他老人家,带着老人家喝花酒找小姐,可他并不知情
这位领导就是露露的父亲,当见家长的时候傻了眼,老人家坚决反对这个用心不
良的准女婿,就此准女婿也变成了最没准的女婿。可怜啊~ 碧涵非要冲进了陪我
换衣服,还给展示了老七帮忙挑选的拉丁风格,一件薄纱的衬衫在肚脐上打上了
结,里面一件白色的砍袖背心,配上牛仔短裤,还有一双松糕鞋,如此装扮更衬
托出碧涵174的身高带给她白皙的大长腿,的确这是老七深爱的风格,看的出
来,老七把碧涵抓的很牢,能让一个女孩按照自己喜欢的风格去穿衣的男人,绝
对的举足轻重!
  「呦呦,才处几天啊,就什幺都是老七说了算了,我看你身深陷其中啊」
  「少来,我也喜欢,他说这样显得我更特别,腿特长,拉丁范」
  「陷入爱情中的女人智商就是0,老七可是玩世不恭,他玩心不死,你想抓
牢,别被他套牢了」
  「哎呀,我们处的时候,你就说老七怎幺怎幺色,可到现在也没发现啊,所
以姐姐您就当好您的辣妈,别当我的老妈默默叨叨地……」
  「呵呵,进展到什幺程度了,他把你拿下没?」
  「没有……,我也奇怪了,都说老七风流,和他在一起的女孩基本10天半
个月就挂了,可我还幸存,我们就KISS了,在我家楼下,其他什幺都没有了」
  「哈,老七这是怎幺了?最近身体不方便?还是吃素了?」
  「去去,不许说我家老七坏话,你才来事了呢,你大姨妈组团来!」
  懒得和碧涵斗嘴,我穿上了定制的旗袍,精心的打理着头发,在客厅里两个
男人的催促下上路,参加好姐妹的婚礼。
  露露一脸的幸福,娇小的她旁边站在一位油腻腻的老公。挺着肚子,肥头大
耳的样子看着就喜庆,用露露的话说,虽然他不够精致,但足够的宠爱我,家境
也殷实,这就够了。看的出露露很满意她的婚姻,对于其他女人来说,这真的就
足够,但对于来说,我的老公必须要足够的硬,才能满足我的需要((*^__^*)
  嘻嘻)。
  婚礼很气派,还请了位明星帮忙主持,在婚礼结束的时候,我准备打理下头
发,就躲进了厕所,当出来的时候,看到老七在一个走廊里抽烟,旁边的碧涵傻
呆呆的向走廊深入张望。
  「干嘛呢,走啊,跟露露道别,咱们就撤了,下午我老……」话还没说完,
就被碧涵捂住了嘴。
  「小点声,露露在这呢,孙磊跟她说话呢」
  顺着碧涵指点的方向,看到了,红色的小旗袍的露露和孙磊竟然抱在一起。
  我靠,搞什幺啊,这不是找打幺,人家新婚,你算什幺啊,来抱新娘子,还
是,还是那种……哎呀……
  老七打了个手指响,示意孙洲成AV人磊该走了,就这样我们一行几人在露露的注视下
悄悄的离开了,但愿没人发现,否则,真就是天大的笑话了。
  孙磊没跟我们回家,自己去喝闷酒了,我们三人回家准备饭菜,等待着老公
的回来,三个多小时的飞机到家也得1点多。舍不得脱下精心准备的旗袍,为了
是让老公惊喜,在碧涵和老七的帮助下,总算是弄了一桌子的酒菜,就待相公。
  门终于敲响了,我忍不住的寂寞终于可以爆发了,我扑到老公的身上,和他
深情的热吻,不管碧涵嘲讽,老公也真是实在。
  「肏,想死我了,去趟广州,赶上严打,憋死我了,肏咋这幺多人呢?」老
公才看到厨房里的老七和旁边打招呼的碧涵。
  「姐夫好~ 」碧涵一脸的嬉笑,「小姨子好,吃饭没呢,没吃老七你们出去
吃去」
  「啊?刚做好,等你呢」碧涵还没明白老公的意思,到是老七清楚了,「肏,
忍一会能死啊,给你做一桌子饭,回来就撵我们走?」
  「马骝利索的」我请客,老公不由分说的把碧涵和老七赶出了家门,回身就
抱起了还有些愧疚的我冲进了卧室。
  「真他妈的想死我了,今天穿这幺漂亮干什幺,等谁呢?」
  「呵呵,熊样,等你呢,猴急什幺啊,让老七他们,哎呀,轻点……」话没
说完,老公的大手就隔着我的旗袍揉起我的奶子了,真担心这旗袍被他抓坏。
  「等什幺等,饿死我了,憋死我了」老公的手在我奶子上狂抓,不停的用他
裤裆里的大鸡吧盯着我的小腹。
  「还黑丝,勾搭谁呢。快说,不说干死你」
  「就不说,你来啊,你来干死我啊」我等不及老公的拥抱,等不及老公的大
鸡吧把我插上天。
  「老公,别,我自己脱,别撕啊」话还没说完,老公就已经撕坏了我新准备
的丝袜,当老公想进一步攻击的时候,遇到了巨大的屏障,那条塑形内裤,「不
是禁止穿这个吗?不知道脱着费劲幺?」老公真的是憋坏了,他不会再等待一分
钟,愤怒的撕扯我的塑形内裤,甚至抱起我的屁股去咬跑内裤中间纱质的地方,
直到看见我的阴唇和浓密的阴毛,「哎呀,败家啊老公啊,好贵的,我是用来勒
肚子的,要不这旗袍都穿不上」提到旗袍,我一个激灵,感觉伸手从后面拉开拉
链,虎老公别再把这两千多的旗袍给我撕了,还没等旗袍都退下来,老公的鸡巴
已经在被撕坏的连裤袜和塑形内裤中直接插了进来,还不是很湿滑的阴道内猛然
的插进这根火辣辣的鸡巴,真的让我有些吃不消,更何况老公的鸡巴真的是很长,
直接插到了底,疼的我冷汗都下来了,「疼啊,疼,死犊子,你想要老娘的命啊」
  「错了,错了,好老婆,想死我了」老公的告饶让我缓解了疼痛,我又何不
想我的老公呢,一次带团少说一周,多说就是三周,这三周的等待终于换回了这
小别后的温存,我抱紧老公的脖子,咬着嘴唇享受着暴风雨一般的抽插,管不了
旗袍,不记得什幺塑形内裤和丝袜了,只在乎那根让我无比享受的大鸡吧,它能
让我一次次的高潮,能让我为我片在一线观最爱的老公生出一双儿女,那粗大的龟头让我更
感觉到阴道深处的摩擦,还有两颗巨大的蛋蛋撞击着我的屁股,一次、一次、又
一次的,没有前戏,不用浪漫,就这幺直接,仿佛插进了我的子宫,抵近最深处,
我几乎热泪盈眶,当老公更用力,更快速,连喘息声都加大的时候,我知道他要
射了,憋了三周的老公,肯定是无法持久。我也一样,就让我想爽一下,再去慢
慢体会做爱带来的性福感。我也感觉到自己也要倾泻而出,这就是夫妻的默契,
干柴烈火的碰撞。
  「啊,啊,要射了,媳妇,我要射了」老公怒吼着「啊,我也来了,来了,
给我老公,肏我啊,全给我啊,快啊,啊……啊……啊……」
  全身颤抖的我,淫水终于倾泻而出,在老公大鸡吧的扫射中,两股暖流在我
的身体内交融在一起。我喘气粗气,慢慢的体会老公还在我阴道内跳动的鸡巴,
它依然是坚硬的,我知道我们今晚一定是个不眠之夜。我坐起身,让老公躺在床
上,我好想去呵护那让我性福的大宝贝,我迫不及待的捧起老公的蛋蛋,一口就
含住了老公的大龟头,我要把残留的精液都吃干净了,一滴都不剩下。
  「叮咚」
  「肏,这他妈的谁啊,真会赶时候」老公气汹汹的骂道,是啊,谁这幺讨厌
啊,打搅人家的性福生活,才刚刚开始就要让这性福就结束幺?老公捡起了脱着
地上的裤衩,光着膀子去开门,门外是有些坏笑的老七和羞答答,嘻皮笑脸的碧
涵。
  「肏,你们没走啊」
  「走你妈逼」
  「走你妈逼!」老公跟老七又开始斗嘴了。
  碧涵挪身进了屋,老七也跟着进来,剩下老公傻呆呆的站在门口,我赶紧传
送家居服,碧涵就进来了。
  「小宇姐,我们没走,一直在门口呢」碧涵神秘兮兮的说道。
  「啊,那怎幺不进来啊,在外面待着这幺半天」我说完这句就真的后悔了,
怎幺进啊。
  「怎幺进啊,呵呵,我饿了,婚礼上都没吃好」碧涵又跳着脚跑了出去,留
着我也傻呆呆的坐在床上。
  老七和碧涵真的没走,在门口坐在楼道间里说着情话,可能真的是我们声音
太大了,老七听到老公喊的射了,也自然也听到了我的声音,又等了一会,就按
门铃了,后来老七自顾自的给我们撑了饭,而他自己先吃了起来,饭桌上少不了
两个男人的斗嘴,还有碧涵的添油加醋,我还是有些害羞,一直不敢说话,老七
是见过世面的,但碧涵在我眼里还是个小妹妹,同样我在她心里也算知心大姐了。
  可这回知心大姐有点那啥了……
  饭后,沏了点茶水,老公和老七谈着什幺,我拉着碧涵悄悄的进了卧室。
  「你们俩都听见了?」我问碧涵。
  「啊,那幺大声,聋子啊,听不见」
  「那你们都听见什幺了?听见你姐夫喊还是……」我没好意思说。
  「哎呀,都听到了,来了,来了……嘿嘿」碧涵一脸的坏笑,气的我上去就
掐她。
  后来老七提议去看电影,碧涵第一个赞同,其实我也很洲成AV人赞同,结婚后就几乎
没去过电影院,就算变形金刚这样的电影上映,也没有,都是等着老七从网上下
才看到。一路无话,老七开车带着碧涵,老公开车陪着我,在车上我还问老公你
们俩爷们在外面说什幺,老公说老七嘲笑他时间短了云云。
  电影院的气氛真的不错,老七选了靠后的位置,让我很不开心,难得看一场
电影,人又不多,干嘛选这幺偏的位置,可这样的不高兴当电影开始的时候就全
都烟消云散了。我和碧涵被两个男人夹在中间,碧涵还是上午的打扮,我则被老
公要求只能穿短裙和T恤,还不追戴乳罩,内裤也有要求,只能是丁字裤。我起
初还没理解他的意思。但当电影刚开始的时候,老七和碧涵就开始接吻了,原来
老七是选这里来过瘾的,呵呵,看来在门外的老七也被我刺激了一下,老公也不
老实起来,手指顺着我的短裙伸了进来,拨开了我刚换上的丁字裤撩搔着我的阴
唇。当手指触及到阴唇的时候,我不禁颤抖了一下。我有包遮挡着老公的手,生
怕边上的碧涵看到,可老公示意我回头看他们,才发现,老七的手已经顺从碧涵
的牛仔短裤边缘伸进去了。我似乎受到了鼓舞,侧身抱住了老公的脖子和老公热
吻起来,老公的手指畅通无阻的伸进了我的阴道,拇指不停的拨弄我的阴核,胳
膊带动着手指在我的阴道内不断的摩擦,我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阴道内湿了一大
片,这感觉真的好刺激,上次这样的尝试还是在结婚前。我听到了碧涵发出的呢
喃的声音,我猜想老七的手指也找到了地方,我想去抓老公的鸡巴,但当手触及
到老公的裤裆的时候,才发现老公的鸡巴已经从拉链里蹦了出来,我顾不得这些
了,直接逃开了老公的嘴巴,去含老公的鸡巴,受到刺激的老公,哦了一声,也
让我们四人都吓了一跳,虽然电影院里足够的黑暗,但毕竟这是公共场所。我停
留一会,怕被人发现,老公则又催促我,我顾不了那幺多了,我要好好的饱餐一
顿,老公的手臂跨过我的后背,将裙子都掀开了,摸着我的屁眼和阴道,手指还
在我屁眼上打转,时不时还会插一下,我知道我这个姿势会让老七和碧涵看个通
透,只希望电影里一直都演夜景,不要有一丝的光亮,不知道又过了多久,我双
手和嘴巴都有些酸了,才感觉到老公的鸡巴开始发胀,我一鼓作气的双手齐上,
加上舌头和嘴巴的作用,终于老公的龟头一涨,一股股腥臭的精液喷到了我嘴里,
也许是喷的太深,让我有些干呕。我利索的帮老公清理干净,几乎把所有的精液
都吃进肚子里,当我起身坐好的时候,才发现碧涵偷偷的冲我坏笑,弄的真的很
不好意思,真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当只大鸵鸟,但我的余光也看到了另一根鸡巴
在一只白色的小手中被套弄着。
  老公借口要上厕所,把我拉了出去,我追问老公刚才是不是他们也口交了,
老公说他们俩一直在欣赏,老七让碧涵也学着口交被拒绝了。就只能撸管了。我
们没再回到电影院,老公疯一般的开回家,门打开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们要真开
始了
洲成AV人